龙纹身的少年:第036章-断龙石

时间:2018-02-11 22:41:17 作者:洋葱往事 阅读: 5937 点赞: 36 分享: 77

梓杨听黎叔这么一说,心中一凛,阿冲果然着了他的道儿,不仅紧张地看着阿冲,手心捏了一把汗。

阿冲面对黎叔一群全副武装的手下,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,冷冷地说道,“你可以试试看。”

这时刀疤脸恶狠狠地说道,“我们手上都有武器,你身手再好能拼得过枪支弹药?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是去也不敢妄动一步,看来对阿冲也是颇为忌惮。

阿冲又是冷哼一声,挡在老者身前没有退让的意思。这几个人端枪指着他,竟然也没人敢上前。

僵持了一会儿,刀疤脸举枪说道,“草,老子先打断你一条腿,看你还能厉害到哪里去。”

阿冲凝立不动的身躯突然如幻影一般,众人只见眼前一闪,阿冲已经揉身上前,身子半蹲半屈,右手重重地击在刀疤脸的胸腹之间。

刀疤脸吼叫着甩向后方的石壁,口里鲜血乱喷。

那几个手下倒也是身手敏捷,刀疤脸一中招,其中几人立刻圆形散开,手中的枪支纷纷扬起,黎叔急道,“别乱开枪,小心误伤。”

但是为时已晚,雷明顿一声怒吼,一团火光过去,阿冲身后的墙上被打的坑坑洼洼,洞壁里的尸骨被砂弹扫的支离破碎,黎叔一个手下惨叫着捂着脸倒下,原来被散弹打中了面部。

这帮人把阿冲跟老者团团围住,却忘了在这狭小地空间里开火的时候也会打到同伴。

石室里充满了呛人的火药味,巨大的轰鸣声在封闭的空间里更加震耳。

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,阿冲已经一个翻身跃起,堪堪躲过了雷明顿这预先瞄好的一枪。

阿冲一落地,立刻又向雷明顿欺身上去,右手抓向他的面门,那人身手也是颇为了得,此时手中的雷明顿已经没有了射击角度,他把枪身往上一架,躲开了阿冲这一招龙爪手,同时脚下弹腿踢向阿冲的腹部。

雷明顿这些动作都是下意识的反应,这本来只是习武之人的本能,以阿冲的身手不可能避不开,雷明顿也没指望会奏效。

只听阿冲闷哼一声,这一脚弹腿结结实实地踢在了他的腹部,整个人向后飞出一米,委顿在地上,脸色一片煞白。

黎叔制止了手下人继续开枪,哈哈狂笑着走过去,从地上那一堆C4炸药里拾起一管,拨开包装纸,露出一块似玉非玉、似蜡非蜡的东西,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,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不枉我花大价钱买这尸沉香,这东西普通人闻起来毫无作用,但是对少侠这种身有阴阳臂的人来说却有奇效,想必你现在体内冷热交加,气息乱窜,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吧?”

阿冲委顿在地上,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冒,身心正经受极大的痛苦。

“从进洞开始我就把这尸沉香放在这里,据说这东西挥发极快,没想到你还能撑这么久,还打伤我兄弟,跟这老家伙一样死缠不休。可惜你们碰到的是我算无遗策的黎天明!每次行动我都是留三四步后手……”

说着对一名手下说,“把这小子给我拖到一边,我先炮制这老头子。”那人把手枪往背后裤腰上一别,弯腰俯身就去拉阿冲。

这个时候突然梓杨身旁一个黑影一闪,一个魁梧的影子蹿了出去,一个前滚翻突进包围圈,手一探已经把那人身后的手枪拔出来,挺身而起,枪口对着黎叔的鼻子。

老王这一串动作没有一点拖泥带水,从冲进包围圈到拔枪,一气呵成。

老王哈哈两声道:“放我们走,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。老子这招你算到没有?老子也是练过的你知道不?”

黎叔冷哼道,“放哪几个人啊?”

老王一愣,指指了指梓杨,阿冲,然后又指了指羊胡子说,“我们几个。”

黎叔笑眯眯地说道,“想威胁我?可是你保险没开呐。”

老王一怔:“我草,尼玛,没用过枪……”说着歪头看枪身,想找找保险在哪。

旁边一个人用手枪指着他的头,一手把枪夺过来说道:“傻逼!”

老王尴尬地站在那里:“这,这,这都是误会,呵呵,呵呵。”

梓杨在旁边只能暗暗摇头。

就在老王这么一乱的空当,众人一分神,那刚才还垂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山羊胡,突然努起身子向旁边一窜。黎叔大怒,“小……心”。

一个心字还没发出,就看老者已经触动了一处石壁,只听头顶咯咯一阵乱响,好像石壁开裂的声音在洞里回荡,黎叔脸色大变——“不好!!”

几乎在同时,洞口山壁后面传来一阵骇人的巨响,一阵烟石弥漫,在众人爬进来的洞口上方落下数十万斤的巨石,直接把洞口给砸塌了,连躺在洞口那个黎叔的手下都给埋了进去,露在外面的脚还一抖一抖,像青蛙腿一样。

原来这羊胡子老者从刚才一跃一纵,并非想要袭击黎叔,他就是想靠近门口这个机关,黎叔等人从进来之后就高度戒备,始终没有给他机会,但是刚才阿冲、老王这么一发难,打乱了黎叔的部署,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,不知不觉间原先天衣无缝的布阵被打乱,也就在这时候,老者终于瞅到时机,算好距离,用尽最后一口气扑向机关。

做完这最后一击之后,老者仰天又喷了一口鲜血,声音可怖地喊:“一个也不要想出去,都死在这里!!”

黎叔手下几个人凑到乱石头跟前又敲又搬,可是只能撬动几块碎石——堵在正当中那块巨石怕有几十吨重。

黎叔黯然道,“甭费劲了,这叫断龙石,机关引发,洞口上面十几万斤的巨石倾斜下来,山炮也轰不开,本身就是有进不出,同归于尽的意思。”

梓杨刚才钻过来的时候默算过距离,从洞口到正堂起码有十几米,这数十万斤的巨石砸下来,显然靠人力无法掘出去。当年的设计者显然是个高人,除了巧妙地运用了物理学原理之外,也充分利用了这独特的山势地质,断龙石一下,不管活人死人,这个地方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坟墓——这也是为什么石室内只有棺材而无棺椁的原因,这个山体本身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棺椁。

这石室是挖在山腹之中,当年不知道费了多少人力,四壁都是浑然一体的花岗岩石壁。黎叔他们带着的这点C4,最多炸几个坑,正好够放每个人的尸体。

不知怎么地,虽然内心里也盼望黎叔等人中计,但是一想到自己也要在这里面跟这帮穷凶极恶的歹徒陪葬,内心还是浮起无尽的伤感。

老王站在那里一脸懊丧地对着老者嘟囔道,“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放机关,咱兄弟跟你也无冤无仇啊——刚才还想救你来着,有话好好说,何必如此互相伤害呢。”

那老者奄奄一息,根本就不搭理老王。

到了这个时候,众人都知大势已去,梓杨心中也不再害怕,走到阿冲跟前,扶着他的手道,“你怎么样?”从手上传来的感觉,阿冲身体忽冷忽热,显然黎叔所言非虚,这尸沉香确实歹毒。

阿冲垂着头没有反应,但是梓杨突然感觉到阿冲的右手,在自己的手上轻轻一按。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